AberSheeran
Aber Sheeran
I know nothing except the fact of my ignorance.

一段时间来的反思

起笔自
所属文集: 随笔
共计 1318 个字符
落笔于

自从我长大之后,我时常想自己为什么从小到大,智力或者说学习能力越来越差。

凡事不破不立,这次我重修两门课,必然延毕,有可能只能领到结业证走人,彻底击垮了我的心理防线。十年苦读,最后什么也没剩下的结局终究还是有点悲惨。

此事,一是学校制度设立的很蠢,安徽师范大学又名安徽师范高中。我们除了四门都只有一学分的校选课和项目自选的体育课之外,其他全部是必须要过的课程。学校领导也不论这些课到底是不是专业所必需的,总之开了,你必须学;不管是什么课,只要重修,等一年,下一届一起吧,不存在给第二学期重修的机会。

以前总是不懂安徽师范高中这个名字的意义,现在懂了。更加明确“没有取错的外号,只有取错的名字”这句话。

二是我的确没用心去学,一分之差给我挂掉重修,就这门课来说,理所当然。

老师上课只尬吹自己曾经做过什么项目怎么牛逼,我上课时听的那叫一个尴尬。几百并发也扛不住的在线考试系统,拿出来吹如何解决。拿我半成品的Index.py去写,用学校那个服务器配置至少能扛几千人同时在线考试,我还不用UDP加持,就拿TCP怼,足够了。这种老师,也就是在体制里给学校干活,能跑起来就行,管用户用的好不好。

这些都是客观原因,最主要、重要的原因还是我自己。

我不够专注了。

小时候知道的少,任何东西都能引发我的兴趣,从而努力的去思考、学习然后掌握。大了之后,自己负担自己的花销,得担心下个学期的学费能不能交上,给别人干的活是不是还能干的更好,昨天写的开源项目是不是还能优化。诸如此类的事分散了我的精力,我已经很久没有像以前一样,学习任何一样东西都能进入废寝忘食的地步了。

做事分心是大忌。哪怕我是个I9处理器,也禁不起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想另外好几件事。

明悟了这件事之后,我再回头看过去的大学三年,发现我不论做什么,都能想到别的事。我回想了一下,为什么这样。可能是高中时玩乐太久,我养成了习惯。

中考失利,我进的高中并不好。凭我的智力,高一基本就把该学的东西差不多学完了,后面的时间基本都在玩。说到这我还得感谢一位女同学,要不是她没事就过来问我题目怎么做,我可能学习时间更少。

那时候我怎么玩呢?白天上课躲在书堆后面睡觉,睡饱了就起来玩手机。我还记得有个同桌在例行的调位前说再也不想坐我旁边,看我天天不是睡觉就是玩手机还考第一就气。

然后到了高三,班上平时最混的人也好好学习,时不时的问我一些题目如何做。我还是保持那种玩乐的状态。终于高考失利,数学跌破了三位数,只有90+,如果不是我语文考试如有神助一样(是真的如有神助,等我全部写完的时候才发现还有一个多小时)比平时多考了一些分数,我可能一本线也达不到。

玩玩乐乐进了个一本大学,我当时还颇为自傲。却不知,我已经开始废了。

这次打击来的还算及时,我至少还有一次补救的机会。不破不立,既然破了,总是要立的。

我从未怀疑过自己,的确不如那些天才,但比普通人好。我的不专注让我比常人更好的天资分散到了更多的地方,于是在一些地方,我比常人差。

于此时,我给我自己重新立下两条规矩:

  1. 做一件事,绝不思考其他不相干的事。

    从这篇文章做起。

  2. 做一件事,下定决心就一定去做,无论如何,也要跟随本心。

    从现在做起。

如果你觉得本文值得,不妨赏杯茶
你我
天赋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