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erSheeran
Aber Sheeran
I know nothing except the fact of my ignorance.

楔子

起笔自
所属文集: 众里寻他千百度
共计 2035 个字符
落笔于

一个万籁俱静的黎明,程流苏正在梦里遍吃美食,突然被枕头给震醒了。

昏昏沉沉地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却瞬间惊醒了——一条条鲜红的报警信息在她的邮件列表里,未阅读总数还在不断跳动。她迅速爬起床,穿衣服的同时低呼了一声:“你好小娜,开机。”

伴随着一声“正在为您开机”,房间里渐渐亮起,电脑也随之启动。程流苏熟练的连上报警的服务器,查找可疑进程和网络活动。而对方仿佛是察觉到了新的 SSH 连接被建立,迅速清空了日志和程序,退出了服务器。

什么都没找到的程流苏咬牙切齿地重重砸了一下电脑桌,开始排查这个入侵者是从哪里进入的。


九点十五,会议室。

带着怒火的程流苏,质问面面相觑的众人:“谁能告诉我,活动网站会为什么出现这么低级的漏洞?安全部门都在干什么!”

一个头顶半秃的中年男士站了起来,怯怯诺诺的回答:“程总,最近我们部门工作量都挺大的,上面又催着要上线。所以……所以没有测试,直接通过了。”

程流苏拍桌而起,“直接通过?昨天就因为这个漏洞,我们的数据起码被人拖走了一大半,你跟我说急着上线?数据被拖和上线个活动页哪个重要你分不清?谁越过我给你们下的任务?”

“王总。”中年男士低下头,轻声地说。

程流苏合上电脑,边走边说:“现在,开发部门把漏洞给我修了,安全部门确认测试通过再重新上线。尽快修复,我去找王总。”

骂了王总一顿之后,程流苏因为没抓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而十分烦躁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而在另一个城市的狭小潮湿的出租屋里,一个面容略带憔悴的青年勾起嘴角,发了一封邮件到了程流苏所在公司的反馈邮箱里,喃喃自语:“这次之后,钱应该是够了。”

很快,邮件就被客服上报给了公司的高层,得到程流苏的肯定的回答之后,高层召开了紧急会议。

程流苏所在的公司是一家横跨电商,动漫,游戏的巨头,储存了无数用户的个人信息以及他们的虚拟财产。数据库被盗,虽然密码之类的数据使用了不可逆的 sha1 运算之后才储存起来,黑客没办法拿到原始的密码。但数以千万记的用户个人资料——地址,手机号,姓名,甚至还有购物记录全部都可能会被售卖。这些信息一旦被公开,公关部恐怕也是无力回天了。

会议上,王总被公司的大老板骂的头都不敢抬。觉得杀鸡儆猴的火候差不多的时候,大老板抿了一口茶,转头看向右手边的程流苏,问:“流苏,你有把握抓到这个人吗?”

程流苏的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与大老板对视,叹了一口气:“难。我之前查过机房那边的记录,黑进我们服务器的 IP 地址和发送邮件的是同一个,美国那边的。我刚刚试了试,那台机子应该是一台沦陷的肉鸡,刚刚被重置过系统,干净的什么也没有。”

大老板皱了皱眉,“那这次我们只能认栽了,他只要 7.2 个比特币。流苏,你待会派人教教财务那边怎么支付吧。”

一众股东沉默着,7.2 个比特币,这个黑客要的着实不多。给就给了罢,就怕他贪心不足……

大老板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又开口说:“流苏,让安全部门的人最近加加班,公司上下的网络安全重视起来。另外,如果有可能,查查这个黑客。”

程流苏点点头,“好。我待会就去安排。”

大老板轻轻的“嗯”了一声,从右到左的缓缓地看了一遍众人,关掉了自己的全息投影。众人也纷纷下线,只剩本部的几个人还坐在原地。

程流苏收起电脑,走到王总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下次时间要安排好,别像这次这么急了。”

王总抬头看向她,“流苏,这次……真是抱歉了。还是得你来给我……唉。”

程流苏笑了笑,“小事,请我喝杯咖啡就原谅你。另外,你看安全部门是不是该扩充一下人手?”


狭小潮湿的出租屋里,叶无缺熟练地卖出了账户里所有的比特币,如释重负的躺在了出租屋的床上。

他的父母与妹妹外出的时候,车滑落山谷,父母当场死亡,妹妹全身多处骨折,生命垂危,而且至今昏迷不醒。医生让他回去多准备些钱,做好持久治疗的打算。家里的房子虽然不错,但是想短时间内卖出去还是有难度,而医院那边的钱是一天都缺不得。于是只能来干这些脏活,敲诈勒索,从来就不是什么正义的事情。

不过他也并不是上赶着撸一家的羊毛,万一对方觉得要价太高不给,翻脸了,很麻烦,而且耽误时间。每家公司都勒索一点,不让他们割肉,他们付钱会痛快很多。

至于去卖身给别人工作,用签字费来付医疗费用,他不是没想过,只不过权衡之下,风险太大,只能作罢。

由于当年一场年轻气盛的攻击,他拿到了美国 CIA 庞杂而又重要的资料,一时之间,黑客 ASCII 名扬圈内。但同时他也被黑客组织 Ragnarök 与 FBI 盯上了,前者要他交出资料,后者不仅想要资料还想要他的命。他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没有任何信息泄露,除了……一张被摄像头拍下来的模糊照片。

这也是他唯一的疏忽。

幸好,虽然他们拿到了那张模糊的照片,但他并不是那个城市里的居民。而且他长得十分大众,全国公民数据库里跟那张照片匹配的人何止数十万。只要他不暴露自己的计算机水平,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生活,别说 FBI 了,就是他妹妹都不知道他就是 ASCII。

如果你觉得本文值得,不妨赏杯茶
没有上一篇
天下谁人不识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