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erSheeran
Aber Sheeran
I know nothing except the fact of my ignorance.

话痨徒弟初登场

起笔自
所属文集: 众里寻他千百度
共计 2726 个字符
落笔于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大好时光当然需要用来睡觉。

程流苏躺在床上,一边咂着嘴一边说着梦话:“你别跑,大鸡腿……还有你,培根披萨。都不许跑,乖乖让我吃掉。”

她好不容易抓回了大鸡腿,正在与红烧肉搏斗的时候,“叮当~”。

“叮当~”。她半睡半醒间皱着眉,谁啊。

“叮当~”。她被吵醒了,坐起来,把肩前杂乱的头发捋到身后,望向桌上的屏幕。只见一个长相稚嫩,看起来年龄不超过十七、八岁的女孩不断地按着门铃。

程流苏见状,带着疑惑迅速穿上了衣服,一边走向门口,一边捋着头发。

打开门,只见那女孩甜甜一笑:“GB2312?”

程流苏一下子愣住了,下意识回了一句:“big five?”

“诶。”女孩答应了一声,走两步就抱住了程流苏。“流苏姐~”

程流苏下意识把她推开,满脸问号地说:“你怎么知道我真名的?不对,你怎么知道我住哪?你……”

女孩笑嘻嘻的无视了这两个问题,走进门,抬头左顾右盼,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流苏姐这就是你家呀,好大。”

程流苏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想起来前段日子的聊天。

“GB2312,我去你那投奔你,一起找我师父怎么样?”

程流苏的脸突然微微泛红,无奈地把女孩带来的一个小箱子拎了进来,带上了门。随即转头问她:“big five,你都知道我名字了,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是?”

女孩转过身来,马尾飞扬,笑容满面:“柳瑜。”

程流苏点点头,说:“你先坐,我去洗漱。想喝什么,叫一声小娜就行。”

“诶,我在。”突兀的女声传来。程流苏和柳雨愣了一下,突然都笑了起来。

傻傻的人工智能。


程流苏洗漱完,到了客厅就看见柳瑜撅着屁股,极为不雅的在行李箱里翻找着什么。程流苏走过去,站在她身旁,问:“找什么呢?”

柳瑜抬起头,委屈地看向她:“我的U盘,里面有我师父照片呢!说好你收留我,我给照片给你的。”

可能是刚刚的一笑消弭了第一次面对面的距离,柳瑜的话痨本质开始显现了。

“流苏姐,我告诉你,我师父长得可普通了,一点都不符合他在我心里高大帅气的形象,你看了可别失望。”

“流苏姐你到底喜欢我师父什么呀?虽然他干的事是比较帅啦,不过就他那个闷葫芦的样子,一看就是不懂得讨女孩子欢心的!跟他说话总是问一句答一句的。”

程流苏本来习惯了她的话痨,不过骤然从文字泡变成真实的声音,还是有点不适应。于是打断了她的碎碎念,问:“小瑜,你怎么知道我真名和我家地址的?”怕她不回答,于是又补了一句:“不说我就不收留你了。”

柳瑜本来还想装傻混过去,听到这话,瘪瘪嘴,好像受了极大的委屈:“流苏姐,你也知道。我们用的软件,开发者是我师父。”说到这,她偷偷瞄了一眼程流苏。

程流苏没有接话,静静地看着她。

柳瑜只好接着说:“我师父在客户端里埋了一个任意执行代码的漏洞,他教我的时候当成了一个案例给我讲过。我上次用这个漏洞,用你的客户端无代理的请求了一次我的服务器,拿到了你的IP地址。接着我去查了IP地址,发现是中国联通的,从他们的信息库里我查到这个IP地址是固定给你的,就看到了你的名字和地址。”

程流苏心中ASCII的正气凛然的形象迅速崩塌,在开源软件里埋漏洞,真亏你干得出来!ASCII!
但她转念一想,埋漏洞自己居然没发现,别人也没发现?这几年,无数的黑客都使用ASCII开源出来的Message进行交流,代码不知道被多少人查看并且更改过,这个漏洞居然还存留着。于是她开口问:“埋哪的,居然没人发现过?”

柳瑜嘿嘿一笑,那得意的样子就像被人夸奖了一样,随即带着傲气和鄙夷地说:“开源代码又不一定安全,我师父这个漏洞是埋在基础库里的,表面上为了更好的性能和抽象代码去实现了一套自己的IO库,但实际上除了这些,还埋下了缓冲区溢出的漏洞。这些年,那群白痴除了一直在改交互协议和界面,哪里会把目光放到基础库上。”

程流苏听到这,伸手就敲了一下她的头,咬牙切齿地说:“说谁呢!”

柳瑜突然想到面前这个人,是Message社区最有威信的GB2312,事实上的领袖。“哎呀”,她捂着头,一边抱头鼠窜一边求饶:“流苏姐我错啦,我不是说你。”


入夜,程流苏回到房间,拿出柳瑜给她的U盘插进小电脑里,想到她交出来的时候那个眼神,不由得一阵羞恼。打开U盘只见里面除了一张jpg格式的图片,还赫然陈列着按照功能分好文件夹的代码。

她先打开了图片,里面的人像十分模糊,而且也不是正脸照,很明显是一个角落里的摄像头拍的。不过还是看得出来,ASCII如柳瑜所说,不帅,但也不丑,大众脸。程流苏有点微微的失望,毕竟人人都喜欢好看的。这人看起来太平庸,不像是叱咤风云的ASCII。而且……仔细一看,年龄应该不大?

程流苏咬了咬下嘴唇,打开了一个个存放着代码的文件夹,这些代码不尽相同,有C代码,有Python代码,C#的也有,还有一些bash脚本。但无一例外,代码都写的很漂亮。简洁,不拘于特定的形式,但又逻辑清晰。

她回忆了一下Message最初的代码,的确跟这些代码的风格一样,作者似乎没有任何编程范式的偏执。程流苏开始相信,这些代码是出自ASCII之手。那么这张照片应该也是ASCII本人了。

看着这些代码,程流苏似乎能看到ASCII在电脑前飞指如舞,一行又一行代码不断跳动,像是一首深埋于巷的诗歌,清脆有力的键盘敲击声是最好的曲子。她看着他挠头调试,看着他对代码删删改改,看着他运行成功之后的得意。

她的思绪不禁飘到了多年前,ASCII刚刚扬名于圈内的时候。

他在某一篇博客里表达了对流氓软件的憎恨,于是开始了他所谓的“Cleanup计划”——每个周末都发送一份邮件给一家制作流氓软件的公司宣告攻击原因以及攻击时间,而攻击每次都如期而至。被攻击的公司不仅会被删除软件下载源,在首页被挂上大大的流氓软件的弹框,偶尔还会被删除软件源码。

全球稍有规模的流氓软件公司几乎都过遭受攻击,也不是没有公司尝试反击,试图找到ASCII的真实身份,但后果就是招来如灭世洪水般的DDOS攻击。那段时间,网络上的流氓软件少了很多很多。

后来ASCII又表达出了对UFO的兴趣,有人留言美国存有外星人曾造访地球的一些研究资料。ASCII回应表示他对此很感兴趣,这周就去试试。从此了无音讯。

程流苏想到这,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摸着屏幕上那张模糊的照片,满是担忧。

以下是一些小科普:

  1. 历史上的确有黑客因为对UFO感兴趣而入侵了美国众多机构的计算机系统,他叫Gary McKinnon
  2. 开源程序,就是指源代码向公众开放的程序。但它们并不一定安全,有的恶意代码隐藏的很深,并且可能压根没人去看开源软件的代码。近些年微软也意识到开源不代表真的有人会去看源码,所以开源的东西还是蛮多的(这个原因,纯属玩笑😀)
如果你觉得本文值得,不妨赏杯茶
天下谁人不识君?
没有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