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erSheeran
Aber Sheeran
I know nothing except the fact of my ignorance.

天下谁人不识君?

起笔自
所属文集: 众里寻他千百度
共计 1598 个字符
落笔于

程流苏对这个只要了公司7.2比特币的黑客产生了兴趣——有这个技术水平的人不会是傻子,他应该知道,哪怕开口要二十,三十个,公司也只能忍气吞声的给。毕竟对于这样一个商业巨头来说,几十万美金买他一次沉默真的不算多。7.2,这个数字有什么意义吗?

她查了机房那边所有的记录,对方攻击手段不算高明,只是暴力的使用SQL注入测试了所有可能的地方。不过并不是那种一键扫描脚本,显然是针对性的编写了脚本进行攻击。虽然这种方法很low,但简单有效,直取要害。她突然想到曾经看过ASCII写的一篇攻击心得博客,里面也这么说过:

攻击手段越简单直接,留下的痕迹越少,炫技是白痴才会干的事情。

想到这,她叹了一口气,心想:“那次宣言之后,ASCII就音讯全无,连博客也不更新了。都说他成功了,FBI满世界找他。但是至今都没有确切的消息说他到底有没有成功,”


那天叶无缺卖掉账户里所有比特币,钱到位了。医生很快就替这对一看就知道被掏空了家底的兄妹安排了专家会诊,随后就是漫长又痛苦的治疗阶段。叶秋身体上的伤,心里的伤,在叶无缺照顾下都缓慢又坚定的恢复着。

几个月之后,医生放了她出院,但还是千叮万嘱,尽量吃一些有营养的养养身体。显然他并不是很确信叶无缺的经济能力。

叶秋被叶无缺接回了家,看着家里丝毫未变的一切,突然泪如雨下。叶无缺放下手里的东西,默默搂住她,没有言语,没有哭泣。

他是哥哥,在妹妹面前,不能哭。

父母已经走了,家里的事情什么都没给他们兄妹交代就已经离去。那天起,他就是家里的顶梁柱,只能坚强。他需要给妹妹信心,不能让她担心,所以,他不能哭。

叶秋哭了一会,似乎是累了,竟在他的怀里睡着了。他轻轻的抱起妹妹,小心翼翼又艰难地打开房门,把叶秋缓缓地放在床上,转身出去收拾东西。

很多天都没有好好清扫家里了,扫扫擦擦,不知不觉的就晚上了。他正准备掏出手机定两份饭,叶秋就跌跌撞撞的进了他的怀里。

“哥。”她抽泣着。

叶无缺轻轻抚摸着她的背,猜到了她在想什么,安慰道:“别怕,哥这不是好好的吗?晚上想吃什么?”

叶秋把鼻涕眼泪都抹在了叶无缺的衣服上,抬头看向他,伸出小拇指,幼稚又带着悲伤地说:“我只有你了,你不许走。”

叶无缺只好也伸出小拇指,拖长了声音:“好”。

叶秋看着两人勾起的手指,终于一扫之前的恐惧与无助。父母走了已经好几个月了,而他们的生活还要继续。


“什么!”程流苏诧异的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白底黑字的消息——“攻击你们公司的应该是我师父。”

她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眨眼间就发出了消息——“理由呢?”

对方也迅速回复:“我也有几个朋友的公司被攻击了,跟你的情况差不多。手段简单粗暴,勒索的也不多,我问了,比特币地址跟你给我的一模一样。”

又是一行字跳出在屏幕上——“我在其中一家的定时备份里看到了攻击者留下来的一段程序,跟以前师父教我的时候,代码风格几乎一模一样。”

“不会这么巧吧?万一是风格接近的两个人呢?”程流苏迅速发出质疑,开什么玩笑!我偶像ASCII怎么会干这种事!

对方回复:“我确定是他了,刚刚我翻出来以前的程序,和现在这份的代码的函数名,函数功能,主体逻辑全部对的上。”

“我师父这几年没有任何活动迹象,一出手就是勒索各种公司,八成是经济上遇到困难了。”

“也对,Ragnarök弄到过他一张模糊的照片,虽然没办法从那么多人里确认他是谁,不过他要是展现出非凡的水平,几乎就是自爆身份了。他这几年过的估计也不太好。”

“GB2312,我去你那投奔你,一起找我师父怎么样?”

“你不是一直喜欢我师父吗?你收留我,我就给你他那张照片怎么样?我可是花了不小代价才弄到他的照片的。”

程流苏脸颊微红,用平生最快的手速回复这个话痨:“滚!”然后合上了小电脑,没有再去管对方会发什么消息过来。她转身趴着,把脸捂在枕头里。

ASCII。ASCII。ASCII。ASCII。你真的是ASCII吗。

如果你觉得本文值得,不妨赏杯茶
楔子
没有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