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erSheeran
Aber Sheeran
I know nothing except the fact of my ignorance.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大好时光当然需要用来睡觉。 程流苏躺在床上,一边咂着嘴一边说着梦话:“你别跑,大鸡腿……还有你,培根披萨。都不许跑,乖乖让我吃掉。” 她好不容易抓回了大鸡腿,正在与红烧肉搏斗的时候,“叮当~”。 “叮当~”。她半睡半醒间皱着眉,谁啊。 “叮当~”。她被吵醒了,坐起来,把肩前杂乱的头发捋到身后,望向桌上的屏幕。只见一个长相稚嫩,看起来年龄不超过十七、八岁的女孩不断地按着门铃。...
On 2019-06-27
3
程流苏对这个只要了公司7.2比特币的黑客产生了兴趣——有这个技术水平的人不会是傻子,他应该知道,哪怕开口要二十,三十个,公司也只能忍气吞声的给。毕竟对于这样一个商业巨头来说,几十万美金买他一次沉默真的不算多。7.2,这个数字有什么意义吗? 她查了机房那边所有的记录,对方攻击手段不算高明,只是暴力的使用SQL注入测试了所有可能的地方。不过并不是那种一键扫描脚本,显然是针对性的编写了脚本进行攻击。虽然...
On 2019-06-26
2
一个万籁俱静的黎明,程流苏正在梦里遍吃美食,突然被枕头给震醒了。 昏昏沉沉地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却瞬间惊醒了——一条条鲜红的报警信息在她的邮件列表里,未阅读总数还在不断跳动。她迅速爬起床,穿衣服的同时低呼了一声:“你好小娜,开机。” 伴随着一声“正在为您开机”,房间里渐渐亮起,电脑也随之启动。程流苏熟练的连上报警的服务器,查找可疑进程和网络活动。而对方仿佛是察觉到了新的 SSH 连接被建立,迅速清...
On 2019-06-23
1